[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道德模范
朱小娟
时间:2015-09-28 15:31:00  来源:惠州文明网
  朱小娟明年就要退休了,但仍坚守在教学最前线。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摄

朱小娟明年就要退休了,但仍坚守在教学最前线。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摄

  “我不在乎别人说我是不是好人,我觉得做这份工作有价值,对得起这份工就行了。”今年54岁的朱小娟是惠阳四中一名数学老师,她在三尺讲台上坚守了30多年。30多年里,她没有因私事请过一次假,旷过一节课,把无私的爱奉献给一批批学生。上个月底,朱小娟刚从省里捧回“广东好人”的获奖证书,她是2014年第一季度“广东好人”敬业奉献类好人。

  生下女儿刚满月就回讲台

  采访朱小娟,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从她嘴里“挖”料,因为她总说:“这个没什么,对我们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来说很正常。”

  朱小娟出生于1960年,是个典型的客家妹子,从小吃苦耐劳。“小时候,我背着妹妹插秧、割稻、上学,但以前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朱小娟笑称,上学时因为妹妹会哭闹,为不影响大家,她只好站在教室门外听课。

  引导她走上教师行业是她老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第一年上学,因为没有书包,我的书夹在胳膊下丢了,老师用布缝了一个书包给我,那时候我就发誓,以后一定要当一名好老师。”

  1977年,朱小娟参加工作,先在小学教了4年书,脱产读书后于1983年进入平潭中学,1985年调入淡水石桥中学(现在的惠阳四中)。“作为一个女老师,她从教30多年,没有落下一节课,没有因私事请过一天假。”惠阳四中校长李木钦说。对此她的解释是:“因为一想到班上几十个孩子在等着,心里就过意不去。”

  为了不耽误上课,朱小娟家里的大事都选择在假期办理。结婚在暑假,后来家中老人病重乃至去世,她都妥善安排时间。生下大女儿2个月后,她就开始上班,没人帮她带孩子,她就一边带孩子一边上课。后来第二个女儿刚满月,学校因为没老师上课,朱小娟又匆匆到岗。

  腿痛走不了路丈夫送她去学校

  如今课堂上的她依然精力充沛,但长年累月的劳累已让她身体严重透支。1998年中考前一天,朱小娟突然感觉头痛欲裂,眼前一片模糊。送到医院后,她的眼睛被诊断为“急性青光眼”。“再迟一两个小时眼睛可就失明了。”当时医生严肃地告诉她。

  去年开始,朱小娟左膝关节越来越痛,骨质增生、骨髓水肿、半月板二度损伤等病让她走起路来十分痛苦。去年上学期,她的腿痛得走不了路,为了不耽误上课,好几个月都是靠丈夫送她去学校。站在讲台上,她又将疼痛抛之脑后。

  十几年来,她还有个老毛病,一到春夏之交,喉咙就会沙哑,每天咳嗽不停。为此她药不离身,难受时就往喉咙里喷一喷。“那时她已经有咽喉炎了,为了不影响我们上课,课间就吃润喉糖。”朱小娟以前教过的学生马源斋说。马源斋是朱小娟2000年教的一名学生,2006年大学毕业后回到惠阳四中教数学。

  30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朱小娟任了26年的初三数学老师。明年底就要退休了,她依然坚守在教学最前线,担任毕业班的数学老师。

  寒暑假做手工补贴家用资助学生

  在过去多年里,朱小娟家庭经济也很拮据,孩子尚幼,丈夫又无稳定收入,一家老小生活靠她一人的工资。但得知班上某些同学因家庭困难,面临辍学时,她又毫不犹豫地掏钱帮助学生。

  小杰是朱小娟带的1998届的一位学生。那一年,小杰的父母刚到淡水,找不到工作,家里非常困难。小杰经常连作业本也买不起,一件背心也是晚上洗了白天穿。得知小杰的情况后,朱小娟就从家里拿衣服给小杰穿,又帮小杰买学习用品。

  “那时候家庭贫困的孩子很多,看到他们有困难,不帮又怎么说得过去呢?”朱小娟说,虽然自己家里也困难,但咬紧牙关也就过去了。这么多年里,她已记不清自己在物资和经济上帮助过多少孩子。

  “其实以前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在家做手工,贴补家用,一个月能做到四五百元,很开心。”朱小娟不好意思地说,假期做手工,一是因为她闲不住,二来她也想多挣点钱让家里宽松一点,这样也能帮助更多的孩子。

  从上世纪80年代到2000年,她年年如此,塑料花、伞、电子、玩具等各种手工都做过。

  做班主任可以和学生走得最近

  现在许多老师都抱怨做班主任太累,而朱小娟从教30多年,担任班主任的时间就有27年。

  她做班主任时有一套“制胜法宝”,那就是爱。“没有爱就没有教育”,爱学生、关心学生、信任学生是她的人生信条。学生特别的眼神、特别的表情或特别的动作,在她看来都是有原因的,背后都是有故事的。

  小邹是朱小娟20多年前教过的一位学生,每每和朱小娟见面聊天时,他都念念不忘当年朱小娟对他的关心,并称“如果不是朱老师当年的关爱,就没有我的今天”。

  朱小娟清楚地记得,初三时小邹调到她班上。小邹在别的班上时总是坐在后排,平时基本上不说话。“调到我班上时,我感觉他的眼神很迷茫。”这让朱小娟不能释怀,她认为小邹“是个有故事的人”。小邹家贫,经常买不起作业本,朱小娟就给小邹买作业本;小邹有时连饭也吃不上,朱小娟就时常给他十元、二十元钱生活费。朱小娟还特意将小邹从后排调到前排坐,还让他担任班干部。小邹很快开朗起来,眼睛也有神了。

  类似小邹这样的学生,在朱小娟27年的班主任生涯中还有许多。“如果不是后来家离学校较远,我还是会继续做班主任。”在她看来,“做班主任很有乐趣,和学生走得最近,可以了解每个孩子内心的喜怒哀乐。”

  对话

  “珍惜教师这份职业”

  记者:从教30多年,您最大的心得体会是什么?

  朱小娟:对这份职业感到满意,也很珍惜。我喜欢做老师,觉得做老师有价值,尤其是一批批学生毕业后还会经常给我打电话或来看望我,就觉得很满足。

  记者:从教30多年,有让您感到生气的学生吗?

  朱小娟:生气的时候肯定会有,但我从来不会骂学生,主要还是谈心。学生实在调皮让我生气时,我就会先晾一晾他,过后再跟他聊。我也不会轻易叫学生家长到学校,因为每个孩子都有自尊心,一点小事就把家长叫到学校,会让孩子觉得很没面子,反而更叛逆。

  记者:获评“广东好人”,您有什么想法?

  朱小娟:我做的都是很平常的,大家都在这样做,很不好意思。我们做好工作是应该的,也是正常的。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