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惠州要闻 > 相关
罗浮山东纵纪念馆和叶挺胞弟叶辅平入选全国首批抗战名录
时间:2014-09-03 07:54:00  来源:惠州文明网

  为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日前,国务院发出通知,公布了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位于我市博罗县罗浮山景区的东江纵队纪念馆位列其中,是广东入选的两处纪念设施和遗址之一。同时,为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永远铭记抗日英烈的不朽功勋,民政部公布了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其中包括一名惠州籍英烈,他就是新四军军长叶挺将军的胞弟、新四军军需处处长叶辅平。

  昨日,记者走访了东江纵队纪念馆,并采访我市的党史研究工作者,了解抗日战争时期东江纵队的丰功伟绩和叶辅平的感人事迹。

  国务院日前公布了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位于博罗县罗浮山景区的东江纵队纪念馆是广东入选的两处纪念设施和遗址之一。本组图片 本报记者李燕文 摄

东江纵队《前进报》印刷机是东纵纪念馆的“镇馆之宝”。

东纵纪念馆内的陈列品。

275万人次参观东纵纪念馆

昨日,东纵边纵博罗县老战士联谊会老同志在东纵纪念馆参观。 记者李燕文 摄

  抗日战争期间,东江党组织发动人民群众,建立了蜚声海外、威震全国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据《中国共产党东江地方史》记载,1943年12月2日,东江纵队在惠阳县土洋村宣告成立。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东江纵队对日伪作战1400余次,毙伤日伪军6000余人,俘虏约3500人,缴获各类枪械6500余支、炮25门。东江人民抗日武装队伍有2500余人在抗日战争中流血牺牲。

  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

东纵纪念馆参观者络绎不绝。

  来到东江纵队纪念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纪念馆前面的广场。在广场的右侧,安放一组人物雕塑像,5位东江纵队战士握着枪,扛着红旗,吹着冲锋号向前冲,象征着东江纵队将士为了抗战胜利,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在东江纵队纪念馆陈列厅入口,东纵领导人曾生、尹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的人物蜡像栩栩如生,他们围坐在一张简易的木桌旁,运筹帷幄,点兵抗战。

  据悉,自2003年12月1日正式落成以来,东江纵队纪念馆共迎客275万人次,成为我市及深圳、东莞、广州、河源等周边地区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一个重要基地。

  老战士或其后人陆续捐献文物

  据东江纵队纪念馆馆长熊茂昌介绍,东江纵队纪念馆分为序幕厅、陈列厅、映视厅等。其中,陈列厅还包含英烈厅,这里刻写了5000多位烈士的英名,还展示了10位英雄人物和5个英雄集体的光辉事迹。 

  其中,重要文物有东江纵队《前进报》印刷机和东江纵队、粤赣湘边纵队当年出示的布告等。“东江纵队《前进报》印刷机是我们的镇馆之宝。”熊茂昌说,“这台近千公斤重的机器,虽然经历60余年沧桑,但在工作人员的精心保护下,机身仍闪闪发亮。很多文物都是我们一件件从老战士的手中收集的,也有的是老同志们捐献的,如临时党员证等。”如今,还有老战士或者其后人陆续前来捐献革命文物。

  博罗县筹建东纵公园

  “战斗太艰苦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昨日,在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来临之际,来自博罗县园洲镇的东江纵队战士后人廖少松和4位朋友一同前来缅怀先烈。今年54岁的廖少松说:“父亲常向我们讲述战斗故事,教育我们要发扬东纵精神,为祖国建设贡献力量。如今,我也经常拿父亲的故事教育后代。”

  当天,东纵边纵博罗县老战士联谊会会长廖志华、常务副会长叶治中、秘书长朱景熙三人胸前挂着各种纪念章,一起来缅怀先烈、战友。对于东江纵队纪念馆入选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他们很开心:“这是国家对东江纵队历史地位的肯定。我们要继续用好这一平台,继续发挥它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作用,让更多青少年记得抗日战争的那段历史,记住东江纵队这些革命战士。”

  据悉,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发扬东纵精神,博罗县正在筹建东纵公园。

哥哥当新四军军长 弟弟叶辅平负责军需

叶辅平。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翻拍

  1902年出生的叶辅平是今惠阳区秋长街道周田村人。他在穷困中度过了少年时代,7岁进入私塾,勤奋好学,深为师长和族中父老赞许。13岁时,父母在贫病中相继去世,眼看家境日见窘迫,无法升学,他便边做工边自学,受雇为学堂杂工。叶辅平比叶挺小6岁,在家中11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九,而叶挺排行第八,兄弟俩的关系最是亲密。

  叶挺寄书信鼓励弟弟参加革命

  1923年春,受彭湃领导的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影响,叶辅平会同周田村的进步青年创办了农民识字夜校,专教农民识字、珠算,并宣传革命思想。在叶辅平的宣传发动下,周田沙坑建立起第一个农会。

  农会运动得到当时在孙中山大元帅府警卫团任营长的叶挺的支持。他不仅寄来书信鼓励叶辅平参加革命,还亲自秘密运送40多支步枪和驳壳枪给周田农会。叶辅平则在其兄的帮助下,发动建立农民自卫军,一边组织学习农民运动理论,一面进行军事训练。

  “1925年是叶辅平革命生涯的一个重大节点。”市委党史研究室宣教科科长胡嘉峰介绍说,这一年的2月,广东国民政府革命军举行讨伐军阀陈炯明的第一次东征,叶辅平在淡水积极做策应工作,秘密发动工农群众配合支持东征军。同年秋,叶辅平还利用家族早年开设但已停业的“锡公堂”药铺为掩护,建立地下农会交通联络点,后来这个中药店改名为“聚源堂”,一直成为地下党交通联络站,也是抗日战争时期沟通惠(阳)东(莞)宝(安)游击队的联络站。

  捕杀家乡反动乡长震惊当局

  1926年,叶辅平赴肇庆参与组建叶挺独立团,任团部军需主任,成为叶挺的“后勤管家”。8月,当独立团进攻湖南直插平江、浏阳一带时,叶辅平紧密依靠当地农民、学生组织起来的暗探队、抢救队、向导队、运输队和慰劳队等队伍,冒着炮火修桥、补路、运弹药、送伤员,做好各项后勤保障工作,为战役取得胜利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1927年是叶辅平革命生涯的一个低谷期。”胡嘉峰表示,在南昌起义后,叶辅平受命前往香港,收容失散的第十一军人员。他饱尝艰辛,多方设法,发动乡亲们捐助,在香港筲箕湾开设生果摊;在西湾河开设一间杂货铺,广辟财源,做好接待工作。不幸的是,他的活动被泄露,港英当局和广东反动政府互相勾结通缉叶辅平,他被迫离开香港辗转澳门。次年,叶辅平从澳门返回家乡,继续投身革命。同年6月,叶辅平加入中国共产党。

  胡嘉峰告诉记者,叶辅平1930年的经历颇有传奇色彩。那年秋,国民党反动派集中兵力进行大规模“清乡”,地方反动分子十分嚣张。周田乡反动乡长叶贯文带领国民党反动派前来“围剿”,周田农会的多名会员惨遭杀害。“誓要手刃仇人,为同志报仇雪恨”,抱着这样的理念,叶辅平秘密组织农民赤卫队捕杀了叶贯文,群众无不拍手称快,反动当局大为震惊。之后,叶辅平再次转移到香港,多方筹划经费,收容接济来港的家乡同志。

  十分爱惜军需物资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按照抗日的需求,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筹务处在武汉成立,叶挺出任新四军军长。次年初,叶辅平奔赴南昌参加新四军,担任新四军司令部上校军需处处长,再一次陪伴在兄长身边,鞍前马后做好后勤工作。

  胡嘉峰告诉记者,新四军成立以后,国民党顽固派企图从军费和物资发放上限制新四军。新四军部队人多枪少,武器装备十分粗劣,弹药奇缺。叶辅平遵照兄长叶挺的批示,请来一些精通检修枪械的工人师傅,购来一些工具材料建立起一个简陋的修械所,自己修理枪械。这是新四军军部兵工厂的雏形。

  为了保障军需的供给,叶辅平还多次不辞劳苦返回广东。向海外侨胞和香港澳门同胞进行爱国主义宣传,发动捐款,购置武器装备抗击日本侵略者。经过宣传发动后,爱国人士捐献了大批军需和医疗物资,外援源源而来。每次捐赠,叶辅平都要亲自押运。

  “叶辅平对军需物资十分爱惜,1939年军部驻扎在安徽泾县云岭,日军飞机经常进犯皖南军部所在地,他亲自指挥挖洞,把军械弹药分类深藏山洞。”胡嘉峰说。

  发生车祸遇难时年仅37岁

  1939年8月,叶辅平奉命再次回广东,赴香港处理慰劳物品和军需物资,返回途中于广西南宁八塘附近,因发生车祸遇难,时年37岁。噩耗传到前方皖南,战友们悲痛万分。11月6日,新四军《抗敌报》发表了沉痛哀悼叶辅平烈士的文章,寄托对他的无限哀思。

  1954年7月,当时的惠阳县人民政府将烈士遗骸从广西南宁运回惠阳周田家乡安葬,并建碑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