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好人之城 > 焦点图片
脊背上的父爱倒了 坚强的母爱扶起他
时间:2018-02-13 11:00:00  来源:惠州文明网
  “真的很感谢你们,又来看我们了!”2月9日,50多岁的刘映琼红着眼眶,把志愿者和记者领入所寄住的博罗县城亲戚家门。惠州市马路天使志愿服务促进会、东江时报帮办义工联盟开展 “中国梦·新春美”“车祸无情 天使有爱”2018年新春探访交通事故受害者送温暖活动,市志愿服务联合会秘书长、东江时报帮办义工联盟会长何运平,市马路天使志愿服务促进会秘书长符海平与东时记者专程上门慰问一对困难母子。

  一个帅小伙坐在沙发上,看到来访者,脸上露出笑容。这位帅小伙叫赖观平,今年29岁,曾是驻江苏宜兴武警部队的一名副班长,曾参加过汶川抗震、安徽抗洪等,被评为“优秀士兵”,然而却在2009年的一场车祸中成为植物人。

  几年来,母亲刘映琼和父亲赖伟明采用“亲情疗法”唤醒儿子,为了加快儿子康复,身高1.6米的赖伟明更是每天背着1.78米的儿子上下没有电梯的7楼出去散心。《东江时报》以《脊背上的父爱》为题进行报道后 (详见2010年8月6日A09版),引起时任市领导关注及社会强烈反响,赖观平一家陆续获得社会救助,赖观平也在慢慢康复。

  本以为生活略有起色,然而噩运再次降临。2014年8月的一天,父亲赖伟明在上班时遭遇车祸因公殉职。如今,赖观平和母亲相依为命。体弱的母亲刘映琼独自照顾赖观平,搀扶着高大的儿子去医院康复治疗,一刻不放弃……

如今赖观平康复良好,能在母亲的帮助下靠护身架子站立行走。 图片来源:东江时报 记者朱金赞

  再遭噩运

  父亲养护道路时遇车祸不治身亡

  赖观平一家是博罗公庄人,父亲赖伟明是博罗县公路局道班养护工。赖观平发生车祸成植物人后,赖伟明为了进行“亲情疗法”,曾有一段时间请假没上班专门与妻子一起照顾儿子。后来为了一家生计,赖伟明重返工作岗位。

  2014年8月一天的上午,9时许,刘映琼像往常一样在家中照顾赖观平。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来,是赖伟明的工友来的电话,称在博罗县湖镇镇上班的赖伟明被车撞伤了。刘映琼心里没有多想,以为是小伤,收拾好准备过去,不料才几分钟时间电话又再响起。刘映琼此时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着急地打开手机接电话,却手忙脚乱把手机摔到地上摔坏了。在赶去医院途中,刘映琼心里仍在安慰自己:没事的!“然而,等赶到医院时,我看到丈夫已被盖上白布了。我懵了,久久不敢相信!”刘映琼泣不成声地回忆。当时在家中得知消息的儿子赖观平也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我当时还以为是小事。得知后心很痛!”赖观平颤抖着回忆,强忍泪光。

  后来刘映琼从丈夫工友口中得知,当日,赖伟明与同事们一起进行道路养护。赖伟明负责开车,一些同事负责修剪树枝。“原本他负责开车可以不用下车的,可是看到有树枝掉在道路旁,怕影响过往车辆和行人,他就下车去捡开,没想到意外就在这时发生。”刘映琼说,一辆小四轮货车从后面撞上赖伟明,他被撞飞几米远,头刚好撞到一块大石头上,鲜血直流。被送当地医院后,赖伟明不治身亡。

  渴望自理

  每天戴着头盔在家练习走路坚持康复训练

  每天背他上下楼的父亲去世后,赖观平心里很痛苦很失落。看着每天照顾自己的妈妈,他想重新站起来的愿望更加迫切。为了早日自理,他坚持用助行器练习走路,尽管每次走得摇摇晃晃,但从不放弃。因为腰部、腿部、手部肌肉没什么力气,行走时摔跟头的情况经常发生。“头部时常摔伤,昨晚又摔了。”刘映琼心痛不已地抚摸赖观平的头,手指在一处伤疤停下,只见一道圆形的疤痕从头发中露出来。

  为了防止儿子摔伤,刘映琼想去买个合适的头盔给他戴着,在一次跟邻居聊天时不经意提起,邻居很快将家中多余的头盔送给赖观平。于是,赖观平总是戴着头盔慢慢行走,争取自己走去洗手间洗澡、小便等。“尽管如此,我怕他摔跤还是会忍不住跟着他,时不时扶他一下。”刘映琼说。

  聊天中,刘映琼说起儿子的头发也是她自己剃的,“他出入不方便,以前是他爸爸给他剃,他爸去世后,我就自学给他剃,尽管剃得不好,但也不难看。”碰到儿子必须外出,例如外出康复治疗,刘映琼就只能请求亲戚背儿子出入了。

  为了少点麻烦别人,一年多前,刘映琼和儿子搬到了儿子的大姑家住。“这里是一楼,出入比较方便。”刘映琼说,这些年亲戚帮了不少忙,她还带儿子去河源娘家弟弟那里住过一段时间。“亲戚们都很帮忙,儿子康复用的钙片都是亲戚买的。”

  在母亲及亲戚的关爱中,赖观平更加努力进行康复训练,用了几年时间,他已慢慢学会自己吃饭、穿衣、小便,平日还会用手机上QQ、微信与战友和亲戚聊天。

  面临困境

  每个月3000多元康复医药费成难题

  如今,赖观平每个月都要去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住院康复治疗半个月,“每个月医保报销后大约还要花费3000多元。”刘映琼说,目前她每个月的退休工资是1800元,儿子的低保是每个月610元。因为当年儿子的手术费、后续康复医药费用和生活费花费多,社会捐款以及丈夫车祸的赔偿款已花光,刘映琼欠下了几万元债务。

  采访当日,市马路天使志愿服务促进会秘书长符海平给赖观平母子送上1000元慰问金、水果等;市志愿服务联合会秘书长、东江时报帮办义工联盟会长何运平送上大米、食用油等。了解到赖观平母子的困境,符海平、何运平当即表示将努力发动多方力量帮助他们。

  “我最大的愿望是儿子能早日真正自理!”刘映琼说,自己身体也不好,常会头痛头晕,如果儿子能早日好起来,生活能完全自理,自己也能放心了,即使她老了,也不用担忧了……

  爱心提示

  如果您愿意帮帮赖观平母子,请拨打《东江时报》热线2239110,或直接拨打刘映琼的手机13531665896,直接将善款存入其银行账户,开户行:广东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账号:80010001624229817(账户名:刘映琼)。

  (东江时报记者周智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