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大小 :  小   中   大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好人之城 > 焦点图片
90后孪生姐妹抢购近6万件防护服捐赠惠州抗疫一线
时间 : 2020-10-10 09:01:00   来源 : 惠州文明网
  “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这对90后孪生姐妹的故事。”

  “她们是平凡人,也是抗疫英雄!”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让许多人热泪盈眶,也让惠州“意大利爱心接力群”的防疫物资采购小组成员想起一对素未谋面的孪生姐妹。

  这对孪生姐妹就是远在意大利留学的胡之璐、胡之瑗。

  今年1月底,听说国内疫情加剧,防疫物资告急,胡之璐、胡之瑗两人站了出来,凭着自己做过外贸的经验优势,千方百计为家乡惠州抢购到了近6万件医用防护服,且分文不挣,全部原价转让给惠州爱心人士黄少康、钟冠斌捐赠到惠州抗疫一线,用远水解了近渴。

  还在求学阶段的姐妹花,是什么让她们牵头完成了这场跨越万里的爱心接力?

  “我非常骄傲我是中华儿女。”9月26日,胡之璐在微信里写下这样的话,或许这就是她们的答案。

  骤然袭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刻骨铭心的方式,让国人的赤子心、爱国情愈加凝聚。

    胡氏姐妹与费尽心思采购到的防疫物资合影留念。

胡氏姐妹与费尽心思采购到的防疫物资合影留念。

  奔走

  为了祖国人民

  11461件防护服,通通下单!

  1月25日是农历大年初一,当防护服订单被厂商正式确认时,胡之璐、胡之瑗双胞胎姐妹心情激动不已,“干了票大买卖”。

  庚子年这个春节,因新冠肺炎病毒变得不一样了。在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胡氏姐妹,不时拿起手机,揪心地查看国内疫情的动态变化。

  姐妹俩生于1990年,虽然在深圳出生长大,但父母都是惠州人,她们在寒暑假时常会回到家乡惠州,还会说蹩脚的惠州话,对惠州有着很深的感情。

  “当时我们做好了准备,祖国缺什么、惠州缺什么,就买什么送回去。”

  很快,国内疫情趋紧,防疫物资紧缺的消息传来,姐妹俩立马行动起来,开始在意大利寻找口罩供应商。

  1月24日,在与口罩供应商洽谈时,她们意外得到一个线索:意大利最大的医疗器械厂家Rays有一批医用防护服。姐妹俩回到住地,迫不及待打开电脑,用最快的速度订下了Rays电商在线平台上所有的防护服。

  可没想到,第二天她们就被厂商告知不能出货。原来,意大利线下售卖的防护服已开始涨价,Rays的书面报价单已比电商平台的价格翻了一倍。

  姐妹俩急了,“打了一天电话、发了一天邮件和厂商沟通。”两人动之以情,“中国一线医护人员非常需要防护服”;晓之以理,“取消交易的话我们就去起诉。”在软磨硬泡下,厂家只好同意维持原订单出货,但要求当天支付这笔货款。

  46644欧元,折合人民币36万多元,半工半读的姐妹俩一时间根本支付不了这么大一笔欧元。

  当时已是当地时间下午5时,银行已经关门,姐妹俩赶紧来到米兰华人街找华商代为支付。最终,在华商云恪物流的推荐和担保下,她们找到了一家手上有充裕资金且愿意帮忙支付这笔钱的华商,并在晚上9点顺利完成支付。

  1月31日,姐妹俩与免费提供运输的华商货车团队一起驱车6个小时,从米兰赶往意大利中部的Rays工厂洽谈并取货。

  厂商每天都会接到2000多通订购电话,但只有她们俩亲自开车过来拉货。被姐妹俩诚意感动的厂商表示,愿意额外再提供约5万套防护服,但价格要翻倍。

  虽然价格翻倍,但胡氏姐妹依然毫不犹豫预定了。此时,国内的防护服价格已飞涨到350元/套以上,姐妹俩一下子有了约6万件防护服,不少中介表示想高价收购,如果愿意,她俩可以从中轻松获利。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胡之璐说,抢购不为挣钱,只想为祖国做点什么。

  尚在读书、没有能力垫付购买防护服费用的姐妹俩,很快确定了一个原则:将购买的防护服原价转让,但购买者必须用于捐赠,让这批物资真正被送到最需要防护服的一线医护人员手中。

     从意大利运回的爱心防护服被送往惠州抗疫前线。    本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从意大利运回的爱心防护服被送往惠州抗疫前线。 本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抢购

  不惜一切代价

  抢到了防护服,关键要尽快送回国内。这一点,其实胡之璐、胡之瑗姐妹俩比谁都急。

  早在1月25日订单获确认之后,她们就已经让国内的亲朋好友帮忙联系国内医药公司,希望爱心人士将她们手上的防护服买下,尽快送到国内抗疫一线。

  彼时,针对防疫物资越发紧缺的状况,党和政府发出号召,希望社会各界踊跃捐赠,同心助力抗疫。

  “不惜一切代价!只要有货就买!”在姐妹俩的家乡惠州,已经有不少爱心企业家行动起来,为抢购防疫物资捐赠给政府而不停地奔波着。

  这其中,就有全国政协委员、惠州市百利宏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少康,惠州市政协常委、华润惠州医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钟冠斌等人。

  从哪里能够买到防疫物资?这个问题在当时难倒了许多人。

  疫情爆发后,国内生产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等厂家都被“接管”,由国家统一调配,所有出厂的物资都要先保障湖北武汉,再保障当地需要。

  “惠州本地没有生产医用防护服的工厂,很多人把采购的目光投向海外,通过各种渠道寻找海外购买途径。”钟冠斌说。

  所幸,在胡氏姐妹的表姐钟秀英的“牵线搭桥”下,1月30日,两姐妹与钟冠斌一拍即合,钟冠斌当即表示愿意认捐一万余件防护服。

  1月31日,从好友钟冠斌那里得知两姐妹又拿到了约5万件防护服订单,黄少康马上表示愿意认捐这5万件防护服。

  找到买家之后,如何运回国内?为了更好地协调采购和货运事宜,胡之璐于是组建了“意大利爱心接力群”。群里有黄少康、钟冠斌及他们的员工,还有负责惠州全市医疗机构物资保障的市卫健局副局长杨锦强等人。

  在群里,杨锦强用“极度饥渴”来形容当时医护人员对防疫物资的需求。

  1月31日,我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已达20例,抗疫进入紧张时刻,若无防护服保障,医护人员将面临巨大的感染风险。

  这一消息让胡氏姐妹愈发揪心,“晚一点运到,危险就多一分”,她们暗下决心:必须尽快把防护服运回去。

  然而,又一则坏消息传来。1月30日晚间,意大利政府宣布停飞所有直接往返中国的航班。

  “远水”如何救近火?又一道难题摆在姐妹俩面前。

  她们决定去机场碰碰运气。

  接力

  因为一腔爱国热情

  “有谁会讲中文或粤语吗?”2月3日晚上,米兰机场,胡之璐、胡之瑗姐妹焦急地询问过往旅客,特别对东方面孔,更是一个都不放过。

  货运停飞,“人肉”带货成为最快的解决方式。姐妹俩将首批400件防护服分装打包成五箱带去米兰机场,找归国同胞协助带回国内。

  听到询问,刚结束欧洲之旅准备从米兰机场搭机中转迪拜返回广州的程子江、程思宁父女主动上前了解情况。姐妹俩满怀期待地问这对父女:“能不能帮忙运送防疫物资回国?”

  程子江爽快地答应了。他们立刻去办理货物托运,240件防护服整整3大箱,超重了26公斤,胡氏姐妹垫付了900多欧元(约7000元人民币)的托运费用,当晚240件防护服随着程氏父女搭上了返回广州的飞机。2月4日晚,程氏父女抵达广州白云机场,彼时,市卫健局的车辆早已在机场外等候,240件防护服被连夜运回惠州。

  在程氏父女之后,胡氏姐妹还找到了另一位准备返回上海的周子骞先生,由他协助将剩下的160件防护服带回国内,这批防护服于2月5日中午抵达上海浦东机场。“意大利爱心接力群”成员、惠州南旋集团楼家强先生立即安排员工飞往上海浦东取得防护服,并于2月6日凌晨抵达深圳机场,把防护服送回惠州,完成此次爱心接力。

  “感恩!感谢!及时雨,市一院、惠亚、仲恺几个医院的防护服只能撑一两天了。”2月5日早上,得知首批防护服抵惠,杨锦强在接力群里写下了这样的留言。

  胡氏姐妹深知,400件防护服是及时雨,但仍是杯水车薪,还须尽快将已采购到的防护服悉数运回国内。在“意大利爱心接力群”里,大家群策群力商讨了各种方案。黄少康当机立断,决定在姐妹俩取到货物后,交由百利宏跨境电商以UPS快递的形式,不惜支付比防护服价格还要高的运费将防护服运回国内。

  据统计,在一系列爱心接力过程中,胡氏姐妹共为惠州抢购到了近6万件意大利防护服,并于2月中旬陆续运回惠州。姐妹俩将这些防护服原价转让,一分不挣。购买这些防护服的黄少康、钟冠斌两位爱心企业家,以个人的名义通过惠州市红十字会、惠州市慈善总会捐赠给惠州医护人员使用。

  “当时全市只剩下不到2千件防护服,这5万多件防护服到位,在疫情可控情况下,够惠州用三个多月了。”杨锦强说,这次抢购非常给力,很感谢大家,让在一线抗疫的医护人员更有保障。

  “没有小胡两姐妹的努力和爱心,肯定没有这批防护服,她们是惠州的英雄!”黄少康如此赞誉两姐妹。

  “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胡之璐说,“大家都怀揣一腔爱国热情全情付出。通过爱心接力,我们才能真正把这件事情做得如此完美。”

  对话

  发“国难财”的事坚决不能做

  《惠州日报》记者日前通过语音连线的方式,与胡之璐取得联系并进行对话。

  《惠州日报》:你们身在意大利,当时获知国内疫情之后,是怎样一种感受?

  胡之璐:对大部分华人而言,出了国以后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爱国。我们得知疫情后的第一反应是揪心,但看到医护人员舍身忘己冲在第一线时又觉得很感动。作为身在海外的学子,希望能凭自己的力量,尽一份绵薄之力,为国内医护人员加一道“护身符”。

  《惠州日报》:你们采购的防疫物资,当时在国内是可以卖出天价的。

  胡之璐:说实话,我们当时完全没有想过借此赚钱。虽然我们在意大利是半工半读的学生,也做过一点贸易,但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赚钱的渠道有很多,类似发“国难财”的事是坚决不能做的。

  《惠州日报》:你们为何会向购买这批物资的人提出“必须用于捐赠”的要求?

  胡之璐:我们自己没有能力捐赠这批物资,但是我们担心购买物资的人用来囤积或者炒高价从中牟利,因此要求购买方必须用于捐赠。

  《惠州日报》:在抢购物资的过程中,你们是否担忧过其中的风险?

  胡之璐:我们想到就去做了,压根没有时间考虑风险。倒是我们的妈妈一直很担心我们,一方面是购买金额比较大,另一方面是我们经常在居住地和厂商之间来回奔波,那一整个月里因为时差经常熬夜沟通事项,妈妈担心我们路上不安全。但妈妈总体上还是支持的,大多是担忧我们远在海外的安危而已。

  记者手记

  每一位挺身而出的凡人都是英雄

  这是一个迟到的采访,但依然让人感慨万千。

  目前,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取得重大战略成果,并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然而万里之外的意大利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胡之璐告诉记者,9月24日意大利确诊了1700多例新冠肺炎病例,而欧洲的一些国家如法国和西班牙等甚至还有每日确诊病例超过万例的情况发生。疫情还在全球肆虐,但中国的疫情被控制得很好。当远在万里之外的胡之璐说出“我非常骄傲我是中华儿女”这句话时,我突然懂得了当初她那份积极抢购物资时纯粹的心。

  时隔大半年,胡之璐回想起当时的抢购经历时说:“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但又总觉得有一种“恍如隔世若梦一场”的感觉。这或许是她们两姐妹干过的最惊心动魄且最艰难曲折的一件大事了。但也正是这样一件事,让她们认识了许多热心的人,代为支付欧元的华商、米兰机场帮忙“人肉”带货的国人、不怕折腾从惠州到上海浦东机场取货的市民……大家凭着一腔爱国热情,勇敢且执着地排除万难,不计代价地付出。胡之璐说,这让她“深切地体会到了中华民族文化中的凝聚力。”

  我们之所以赞颂勇气,是因为有人总是在明知前路多艰难,仍然选择做该做的事;我们之所以称赞英雄,是因为他们从来不会为了自己的安危而逃避责任。在此次抗疫中,每一位挺身而出的凡人,都是英雄。

  (惠州日报记者香金群 游璇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