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为6000余人采样 市第一人民医院核酸采样团队无惧疫魔
时间 : 2020-03-18 11:06:00   来源 : 惠州文明网

  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是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技术,通过这个技术可以对疑似患者进行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这项检测主要以采集咽拭子标本为主,标本的质量将直接影响结果检出率,为了采集到一份合格的咽拭子标本,采样员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凑到患者“面前”,借助一根棉拭子,在喉咙深处“挖出”可能含有致病菌的标本。

 

为患者采集试样。


  在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就有这么一支勇于“逆行”的核酸采样团队,为全面做好疑似病例的排查工作,他们于2月14日整装上岗,截至3月14日,已完成采集超6000份核酸样本。30多天过去了,他们依然坚守在离病毒最近的地方,严把核酸检测第一关。
    心中有爱,勇敢向前
  迄今为止,来自耳鼻喉头颈外科、口腔科、康复科、妇科、眼科的37名医护人员主动请缨,加入到核酸采样团队,他们分赴住院部、急诊、发热门诊为就诊患者行核酸采样,已完成6000余份标本的采集工作,为医院“战疫”工作开足马力。这些采样员均表示:将全力支持并服从医院工作安排,有召必到。
  都知道,这无疑是一份极其艰苦、危险的“差事”,每个采样员既要完成专科诊疗工作,又要兼顾核酸采样工作。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是牺牲周末的休息时间,穿上闷热厚实的防护服,走上采样岗位,细心采集好每一份标本。满身湿透的衣服、脸上深深的勒痕是他们最真实的工作照。
    夫妻齐心,共抗疫情
  同为80后的余晓宁和蔡洁琛是口腔科的一对抗“疫”夫妇,两人都是核酸采样团队一员。疫情期间,除了需要前往发热门诊完成采样任务,他们还要参与口腔科的24小时轮流值班,如遇急诊患者,需随叫随到。
  在上完第一次采样班后,蔡洁琛由于身体不适,无法参加后来几次采样工作,加上担心远在家乡只有一岁多的女儿,情绪低落。这时候,余晓宁选择自己把她的班顶了下来,因为他不希望给其他同事增加负担与风险。这意味着,在那段日子,他几乎天天都在上核酸采样班。蔡洁琛见此情景,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也继续坚守下来。直到采样人员增多后,余晓宁确定自己核酸阴性后,抽空开车8小时一天来回将远在家乡的两个女儿带到妻子身边。
  这期间,让余晓宁印象最深的,是一对从湖北回惠的爷孙。爷爷发热咳嗽,孩子不到10岁,也发热。医生为爷孙开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当他为孩子采集咽拭子时,爷爷有感而发:“这孩子的父亲是公安,现在在湖北老家执勤,医生跟公安真是辛苦!”
  对于核酸采样的风险,余晓宁和蔡洁琛都坚定地说,我们是医生,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对行动不便患者,主动上前服务
  耳鼻喉头颈外科团队主要负责住院部、急诊患者的采样工作。尤其是行动不便的卧床患者,需要上到病房床旁采样,本就里三层外三层包裹严实的采样员,每走一步都感到憋闷而吃力,犹如在高原中行走,稍一快步便会气喘吁吁。耳鼻喉头颈外科万彬医生与团队成员一起为新入院患者做核酸采样,一个班下来最难受的是出汗后脱水,又不敢多喝水,上不了厕所,所以物资紧张时会穿纸尿裤避免浪费防护用品。同科室的李桂香觉得此次行动特别有使命感和成就感,虽然也偶遇不理解的患者以为身着防护服的她们是外院人员,较为抗拒,但通过耐心解释,都能理解与配合。
    动作要快,争取一次到位
  面对失智的病人,核酸采集的难度也会相对增大,那么医生又是如何应对挑战的?康复科主任罗秋云在采样中也遇到过这类病人,他们往往比较烦躁,不愿配合张开嘴巴。罗秋云只能想办法让病人镇静下来,然后与家属一起哄着病人让其打开嘴巴,但暴露咽部也不充分。这时候,就要借助手电筒的光线,用压舌板下压病人的舌体,让其暴露咽部后迅速取样,必须动作非常快速,因为这个动作容易让病人产生恶心的感觉,如果一次取不到病人就不会配合再取了。就这样,通过医生、家属密切配合下,顺利为病人成功采样。
    “如果没为抗‘疫’出力,我会遗憾”
  妇科主任袁建寰也参与了此次核酸采集,他说,作为党员,冲锋在前是理所当然的,“核酸采样的风险我是清楚的,所以迄今为止我也没让我的家人知道这个事,怕他们担心,但我认为只要防护到位这种风险也是可控的。如果因为风险存在就不去,我会为自己没能为疫情贡献自己一份力量感到遗憾,这就像是军人,在遇到战争的时候,是一定会上战场一样,义无反顾的!”
    疫情期间的“超级奶爸”
  眼科医生蔡树泓也参与了此次核酸采集工作。他坦言,做这个工作,唯一的顾虑就是家里2岁多的孩子,因为她还小,又非常粘他,因此每次回家都会奔到蔡树泓的身边要拥抱,遭到拒绝后,就会哭得很伤心。每每这个时候,他就感觉很内疚,即使想着隔离最好,却还是免不了各种密切接触,比如陪玩,喂饭,哄睡等等,内心还是会有些担心,担心万一自己被感染后传染了孩子。
  他深知,这几乎是所有一线工作者共同的情况,因为大家年纪相仿,都是家里有个小娃娃要照顾,所以顾虑都是一样的。“即使是高风险的工作也总是需要有人去做,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我想只要做好足够的防护措施应该就没问题的,这方面医院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各种防护都是充分的。”蔡树泓说。
    (文/图:惠州报业全媒体记者周智聪 通讯员郑海燕 徐锦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