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大小 :  小   中   大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众志成城 战疫必胜 > 文明生活
为什么会出现“假阴性”?没有特效药怎么救治?传染病专家详解
时间 : 2020-02-12 16:21:00   来源 : 南方+

  根据广州市卫生健康委通报,目前,广州市有268例新冠肺炎患者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其中225例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作为曾荣获广东省抗击非典一等功的“老将”,自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主任蔡卫平就冲在抗击疫情一线。

  近日,蔡卫平接受专访,就新冠肺炎临床进展特点、核酸检测“假阴性”、患者救治等话题进行回应。

  年轻人发生重症

  与过度免疫反应有关系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跟“非典”相比,有哪些特点?

  蔡卫平:这两种冠状病毒都会引发致命性的肺炎。但从传染的能力来看,新型冠状病毒比SARS冠状病毒传播能力更强。从我们接触的那些病人来看,家庭聚集还是挺常见的,说明它的传播能力很强。

  从治病角度来看,“非典”中重症肺炎的发生率更高,而新冠肺炎的重症率相对较低,潜伏期也比“非典”略长。这是这个病毒狡猾的地方,它进入体内到发病,潜伏时间更长,使机体免疫对它识别会更困难。

  最讨厌的就是,患者从发病到加重的时间长短不一,有的人可能3—5天,也有的十几天才加重,8—10天时候加重是最常见的。而“非典”大部分是比较早的阶段就加重了。病情发展没有规律,就给治疗带来很大难度。

  这种不确定性比上一次“非典”的时候会多一些。患者肺部炎症的改善也比“非典”要更慢一点。这就导致了患者的住院周期会更长。

  为何有的患者病情会突然加重?能否总结出一些规律?

  蔡卫平:其实也有一些规律,只不过不是非常普遍。现在我们发现如果患者的咽拭子和血液中同时检测出核酸阳性,他发生重症的风险就非常高。

  第二个就是淋巴细胞的一些改变。当患者淋巴细胞特别低的时候,也要引起注意。

  大胖子、年老体弱、基础病比较多等这些因素,也有可能会使病情加重。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也能够做出一些预判,不可能100%准确,但遇到这几项同时具备的时候,要特别小心。

  有一些人一开始病情进展得不快,但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又加重。患者病情会突然加重的因素,现在其实都不太确定。大部分跟“炎性瀑布”有关,就是突然发生一个非常剧烈的免疫反应,然后整个肺一下就白了。

  有一些年轻人发生重症,就跟这种过度的免疫反应有关系。他原来淋巴细胞或者是T淋巴细胞还比较平稳,突然下降的时候,就说明可能大量的消耗了,这些淋巴细胞可能就是去肺部“作战”,像“焦土政策”一样,把肺打得稀巴烂,肺部可能就会出现大片的这种炎性病灶,使得病人气体交换出现巨大问题,可能就救不过来。

  年老体弱的人群可能是因为免疫力低下,清除不了病毒,然后迁延的时间会比较长,后面可能又合并一些其他的感染,导致他最后病情加重。

  呼吸科传染科重症医学科

  三科配合

  目前新冠肺炎还没有特效药,临床上哪些治疗比较有效?

  蔡卫平:现在看最安全,而且又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氧疗。现在只要出现有肺炎的,所有的病人都会给他吸氧。在其他的肺炎里面,氧疗用得没有那么多,但是这次的新冠肺炎,如果患者出现肺部炎症,不管病情轻重有没有缺氧,都建议他们去吸氧。对于重症那些,氧疗更是最关键的治疗。如果氧疗都跟不上的话,其他的治疗我估计都起不到什么作用。

  您经历过当年“非典”的救治,有哪些经验这次也沿用了?

  蔡卫平:在“非典”救治时,我们就发现,虽然患者大多收治在传染病专科医院,但传染病医院必须要有重症救治能力才行。“非典”当年的专家组,主要是由呼吸科、传染科和重症医学科这三个科的人组成的,这次抗击新冠肺炎,我们按照当年的经验,很早就提出来要让重症的还有呼吸科的专家参与到救治中来,从一开始就组建了这样的专家组。

  其实广东多次疫情救治,都跟这三个专业有关的。不管是禽流感、甲流,还是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其实都是这三个学科一直在不断配合。广东目前这三个学科的人都已经比较熟悉了,对彼此的想法也比较了解,配合还算不错。

  此前的“非典”以及多次疫情,也给了大家磨合的机会。其实我觉得传染病医院应该是个综合医院,各种学科都齐全,特别是重症医学科和呼吸科,才能够真正担负起传染病救治的任务。

  检测误差加取样不规范

  会导致结果出现误差

  如何看待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的“假阴性”问题?

  蔡卫平:这次疫情,很快就鉴定出它是新型冠状病毒,很快就有核酸检测试剂出来,通过咽拭子鼻拭子能够查到病毒,比当年“非典”的时候进步了好多。但目前的核酸检测也有迷惑人的地方。有1/3的人可能反复多次才查出来是阳性,甚至有一些人好长时间都查不出来,要通过比较深的气道分泌物才查出来。而我们平常能取样的地方在上呼吸道,这就使得我们的判断变得困难。

  如果病原学检测很可靠,当然要根据病原学检测来确定是否感染。但现在完全靠病原学检测有可能会出现一些误判。所以现在我们临床通常就不会只根据一项标准来进行诊断。就算这个人核酸检测阴性,但他出现了肺部的炎症,白细胞又不高,特别是有流行病学史,接触过武汉来或从武汉出来的人,感染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为何会出现核酸检测“假阴性”?

  蔡卫平:其实病原学检测很大程度上依赖取样,你看是取哪个部位的样本。同一个人同一时间的样本,有的人取的测出来是阴性,有的人取的测出来是阳性。对于取样要求很高的时候,检测出现误差就在所难免了。

  现在有的医生以为咽拭子就在咽部那里随便擦一下就行,其实应该是整个颚弓都去抹一下,阳性率就会高。如果只是在咽部随便擦一下的话,阳性率就很低。检测有误差,再加上取样的不规范,就会导致结果出现误差。

  “假阴性”会影响临床治疗吗?

  蔡卫平:因为核酸检测的不确定性,出院的标准就不敢放松了。开始说只要隔天查出两次阴性就可以出院了,现在看来还不行,因为有一些两次检测都阴性的人第三次查可能就又变成阳性了。所以现在我们出院标准增加了,要没有发烧超过三天,而且很关键的是肺部的影像改变,要有比较明显的吸收好转,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再加上两次核酸检测阴性,才敢放病人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