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梦中华美
95岁抗战老兵苏伟诚:擅长伏击让日军吃尽苦头
时间:2016-03-10 09:18:00  来源:惠州文明网

  因为重感冒,苏伟诚接受记者采访的时间比原计划有所推迟。老人刚病愈就邀请记者到他家中采访。“老头子接受过很多次采访了,每一次跟记者回忆往事,他都时而激动,时而悲伤。我劝他别接受那么多采访了,免得情绪激动。可他说,经历过那场战争仍然健在的人越来越少了,给后辈讲讲我军的英勇、鬼子的残暴,很有必要,这也是一份责任。”苏伟诚的老伴林紫琴笑着将记者一行迎进屋里。

  沙发上,苏伟诚面色冷峻。虽已95岁高龄,但腰杆依然挺得笔直,两眼炯炯有神。他的身上,仍然存留着军人的浩然正气,刹那间让记者有些恍惚,仿佛眼前这个人并非年近百岁的老者,而是70多年前那个风华正茂、让日本鬼子闻风丧胆的东纵战士。

苏伟诚讲述抗战故事。

  愤慨

  鬼子无恶不作,他几位亲人被杀

  回想起70多年前的苦难岁月,老人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为了躲避日军的侵犯,家住大亚湾沿岸澳头镇(今澳头街道)妈庙村的苏伟诚背井离乡,和几名乡亲一起逃难到香港。此后,在香港谋生的他时常听家乡人说起日本鬼子登陆大亚湾后犯下的种种罪行,恨得牙根痒痒。

  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苏伟诚重回故里。惨遭日寇几年的肆虐,原本平静的小乡村早已满目疮痍,而且随时可能遭到鬼子新一轮蹂躏。故土终究是心里割舍不断的一份牵挂,既然回来,日子总要过下去。

  然而,凶残成性的日寇又怎能放过战略位置极其重要的大亚湾沿岸。苏伟诚回到故乡不久,日寇再次从海上逼近,准备从大亚湾沿岸登陆进军惠州城。就是这次日军进犯,让苏伟诚留下一生最为悲痛惨烈的记忆——— 他失去了几位亲人。

  “日军登陆前,先派出飞机侦察和轰炸。听到飞机的轰鸣声赶紧跑的乡亲们,只见天上几架飞机低空盘旋,不时扔下几枚炸弹。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到处是一片火海,很多百姓被炸死,到处是残肢断臂,惨啊!”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苏伟诚深深叹了一口气。

  然而,飞机轰炸只是前奏,一旦日军陆军部队到来,实行“三光政策”,那将是更可怕的人间地狱。苏伟诚和乡亲们深知这一点,他们赶紧收拾好细软,带上口粮,往远离海岸线的深山里逃去。

  果然,日军大部队随后洗劫了妈庙村和周围几个村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我二哥挑着扁担逃难,在公路上撞见鬼子,鬼子不由分说,把他打得在地上哀嚎打滚。二哥被打得遍体鳞伤,回家没多久就不治身亡了。我二嫂刚生完孩子没多久,硬是被几个鬼子给糟蹋了。我大哥在逃难过程中,被鬼子用枪打中腿部,虽然捡回一条命,但落下了终身残疾。我大伯80多岁了,站在家门口,因为老眼昏花看不清楚,鬼子走过来就打。我的两个叔叔、两个堂兄弟,被鬼子活活用刺刀捅死。村里还有很多10来岁的少女,硬是被日军糟蹋了。”回想起日军的累累暴行,苏伟诚的声音哽咽起来,眼睛也模糊了。

苏伟诚胸前挂满勋章。

  从军

  信不过国民党加入东纵打鬼子

  当悲痛化作仇恨,当愤怒转为力量,正值青年的苏伟诚萌发了从军入伍打鬼子的念头。“谁不想踏踏实实过日子,可是,我们硬是被鬼子逼上绝路,我再也不想过四处逃难、提心吊胆的日子了,我宁愿把脑袋挂在裤腰上,在枪林弹雨中跟鬼子干一场!”回忆起那段屈辱的历史,苏伟诚老人的情绪被点燃了。

  当时,身边有很多人加入国民党部队,但苏伟诚不信任国民党政府。“这次鬼子进村,国民党在附近只部署了一个营的兵力。鬼子还没接近,他们就仓皇逃窜,太让我失望了。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队,尽管条件非常艰苦,却克服缺粮少弹的困难,一直带领乡亲们在敌后抗日,让人钦佩!”苏伟诚告诉记者,正因为如此,他一直想办法联系游击队,终于在1944年初,经人介绍加入东江纵队,成为第七支队第一大队一班班长。

  痛快

  选好伏击地点和时机痛打鬼子

  因为熟悉周边地形,苏伟诚一加入东江纵队就被委以重任,由他当向导带领大队成员在淡水、澳头一带伏击日军。由于擅长伏击,对日军的行动规律又十分了解,苏伟诚让鬼子吃了不少苦头。

  最让苏伟诚难忘的一次战斗发生在1944年底,当时,游击队接到线索,称有一支日军小分队到霞涌抢完粮食准备返回澳头。时不我待,这正是伏击的好机会,大队长随即带着苏伟诚等十多名队员前往设伏阻击。

  经过实地勘察,苏伟诚选择了一个日军必经之地作为伏击点,这里地势低洼,荒草足有半个人高,只要俯下身子,几米开外都看不清。负责爆破的战士将10公斤炸药埋在路旁,众人埋伏好后,静等日军经过。

  几个小时后,苏伟诚看见一支日军小分队扛着搜刮来的粮食向伏击点走来,正在这时,相反方向又出现三个骑着马的鬼子。只见这三个鬼子戴着白手套,腰间挎着倭刀,一看就是职位不低的军官。

  “赚 到了,等他们碰头,我们再动手!”大队长小声吩咐道。

1947年,在石家庄战役中苏伟诚(站立者)和战友测绘前沿阵地。

  三个日本军官也发现了远处迎面走来的日军小分队,隔空叽里呱啦地喊了几句话,似乎是在确定对方身份。随后,他们碰头了。

  “动手!”大队长一声令下,爆破兵一拉导火索,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三个日本军官顿时被炸得人仰马翻,日军小分队也像炸窝的蚂蚁一样四处逃窜。趁着硝烟还未散去,苏伟诚和战友们跳出伏击点举枪猛烈射击。

  “埋伏的时候很紧张,因为不知道战斗什么时候打响。但一旦打起来,心情反而平静了。反正见到鬼子就射击,见到对方端枪就找掩体躲避,我和战士们都顾不上自己的生死,反正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有赚!大家像猛虎下山一样让鬼子闻风丧胆。”苏伟诚说,那场战斗打得实在痛快,我方战士虽然在人数和枪支配备上远不如对方,但因为伏击地点和时机选择得好,打得鬼子丢盔卸甲。苏伟诚和战友们缴获一批鬼子们留下的军需物资,一路高歌凯旋。

  这次战斗后不久的1945年初,头脑灵活、作战勇猛的苏伟诚作为东江纵队骨干力量,被送往罗浮山干校培训学习,这一去就是好几个月。正当他摩拳擦掌,准备把学习成果转化为对敌作战的战斗力时,前方传来捷报:日本投降,举国欢庆!

1949年4月,渡江战役胜利后苏伟诚(中)和战友在南京飞机场留影。

  解放战争

  参加济南、渡江、淮海战役

  然而,还未等苏伟诚和战友尝够胜利的喜悦,国内形势就发生了剧变。因为国民党反动派的背信弃义,国共关系迅速恶化,解放战争打响了。

  1946年,苏伟诚跟随东江纵队主力奉命北撤。经过5天5夜的艰难行进,大部队到达山东烟台。在解放区,东江纵队被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两广纵队,编入华东野战军序列。同年9月,苏伟诚调至华东军区军政大学学习。不久,部队筹建炮兵,他被分配到炮兵观察队,专门学习有关炮兵测量等知识。

  解放战争期间,苏伟诚先后经历了济南战役、渡江战役、淮海战役等重大战事。济南战役打响,时任华东野战军直属炮兵第四团排长的苏伟诚,奉命为进攻部队提供炮火支援,战斗打了8天8夜。渡江战役期间,他被调至中原野战军直属炮兵第四团观察队任队长。为掩护步兵突破长江天险,他率领一名观察兵,仅用2天时间便完成了江南6个目标的测量任务,准确计算测量出对岸敌军目标具体方位。

苏伟诚和妻子林紫琴1955年的合影。

  抗美援朝

  结婚不久就开赴朝鲜战场

  新中国成立后,苏伟诚被调至位于重庆的西南军区炮兵支队炮兵第四团,在那里,他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1933年出生的林紫琴是重庆人,出生、成长在炮火纷飞的年代,她像当时许多少女一样向往军旅生活。1951年,风华正茂的她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应征入伍,成了炮兵支队一名卫生员。

  “有一天,后勤部长叫我去他家包饺子吃。到了后,我发现还有一名三十出头的年轻军官也在。我们一边包饺子一边聊天,他跟我说起战场上的事,让我顿时心生崇敬。”林紫琴回忆道。

  经历过多年炮火洗礼的苏伟诚也对眼前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孩有了好感。于是,在部队领导的引荐和撮合下,两人最终走在一起,于1953年结为伉俪。

  新婚燕尔,苏伟诚即受命开赴朝鲜战场,林紫琴挥泪送别丈夫。苏伟诚这一去就是四五年,直到1958年朝鲜局势稳定,他才跟随部队回国。

  上世纪60年代,苏伟诚和林紫琴转业回到惠州生活至今。苏伟诚说,每当想起战场上的峥嵘岁月,他就热血沸腾、难以自己。从戎20多年,他经历过无数战斗,最刻骨铭心的,仍是抗战期间打鬼子。

  退休后,苏伟诚广泛参加各类联谊活动,就是希望将自己所经历的历史真相,告诉更多出生在和平年代的后来人。

  人物档案

  苏伟诚,1920年出生,大亚湾澳头人。抗日战争期间,其家人被日寇残忍杀害,苏伟诚愤而参军,1944年加入东江纵队,在埋伏阻击战中让鬼子吃了不少苦头。抗战胜利后,他又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上世纪60年代转业回到惠州生活至今。(记者潘高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