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梦百姓梦
让爱跳街舞的人有个“家” 90后黄铮创立街舞工作室
时间:2013-05-28 21:33:00  来源:东江时报
  黄铮(中)和队友彩美(左)、黄丽娴(右)在练习街舞。

黄铮(中)和队友彩美(左)、黄丽娴(右)在练习街舞。

      黄铮
本版图片《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摄

黄铮 本版图片《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摄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今年21岁的黄铮因为爱跳街舞,并有志宣传街舞文化,他成立了自己的街舞工作室。如今,街舞工作室不仅拥有稳定的队员,还吸纳了50多名学员。黄铮和他的队员们将工作室当成自己的家,他们不仅在这里舞动着自己青春的梦想,也收获着成长与快乐。

  酷爱街舞 成立工作室

  黄铮高高瘦瘦的,但因为跳舞锻炼的缘故,他的皮肤稍黑,臂膀上都是肌肉。问他多少岁,他歪着头想了想,还是回答“我1992年生的。”他说,他从不记自己具体多少岁,只告诉别人他是1992年生的。

  黄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从小就喜欢跳舞,有比较好的民族舞功底。2008年在惠州商校读中专后,他参加了学校的“街舞社”开始学习街舞,并一发不可收拾。

  2010年,黄铮到深圳参加毕业实习。实习期间,他最疯狂的事情就是跟父母借钱,然后去舞房找老师学跳街舞。学了几个月后,黄铮的街舞有了很大提升,也就是这段学习,坚定了他的梦想——— 开一个属于自己的街舞工作室。那年,他刚满18岁。

  “18岁成年后我开始工作,赚了钱就还父母。”黄铮说,毕业后,他卖过衣服,在超市做过兼职,为的是尽快积累资金,让自己的街舞工作室尽早面世。

  黄铮说,身边一些同样喜好跳街舞的朋友得知自己想成立工作室后,都十分支持,可家里的长辈却持反对意见。“在他们眼里,跳舞是不务正业,尤其是跳街舞,大人们还是希望我找一份工作踏实赚钱。”黄铮笑道,长辈们不支持是因为他们不理解街舞,认为街舞“就是在地上打转的”。以前家里长辈听说自己在跳街舞后,就会说“来,在地上用头转两圈看看”,这让他哭笑不得。

  2012年2月10日,黄铮终于在淡水创立了“Point Control(定点控制)街舞工作室”。工作室创立所需资金及找房子、设备配备等,都是他一手操办。他和另外两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共三个人,就是工作室创立之初的规模,他自己为队长。

  吸纳喜欢跳舞的人

  黄铮说,街舞工作室命名为“Point Control(定点控制)”是受到曾经学跳舞的舞团的影响。他舞蹈老师的舞团叫 “Speed Control(速度控制)”。但他认为,跳舞不仅要控制好速度,也要控制好每个“点”,把身体的骨架伸展或者收缩到某个“定点”上,控制好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成立工作室,黄铮身边有朋友认为他是为了赚钱,可他自己却总是极力澄清:赚钱不是他本意,他成立街舞工作室的宗旨是宣传淡水街舞文化,希望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大家有他们这样一群舞者的存在,在社会上寻找一种让社会认同的街舞文化的表达方式。同时,工作室可以吸纳和他一样喜欢跳舞的人,给喜欢跳舞的人一个温暖的家,当他们累了、想要跳舞了或者单纯想放松心情了,就可以来这个“家”。他说,他之前在淡水一个舞团跳过舞,但那边一直没有固定的场所,漂浮不定,让他找不到家的感觉。

  成立服装设计公司贴补工作室

  为了维持街舞工作室的正常运转,一开始,黄铮依然在外面兼职赚钱,后来他又自己成立了一家服装设计公司,赚钱以贴补工作室。现在,工作室队员穿的跳舞T恤衫上的图标就是他设计的。

  黄铮认为,跳街舞几乎没有门槛——— 只要有一颗想跳街舞的心,就可以来学跳街舞。工作室成立一年多来,现有队员15人,学员50多名。15名队员中,年龄最大的24岁,最小的14岁,且有9名是女孩子。他们有的已经参加工作,有的还是在校学生,因为对街舞的共同爱好和热情而聚在一起。

  这一年多来,黄铮和他的街舞工作室队员南征北战,赴全国各地参加过许多街舞比赛;在淡水,他也曾率领舞团参加过一些演出,但都是义务的。对他们来讲,目前通过比赛和演出锻炼自己、互相交流以提升舞技才是最重要的。同时,黄铮说,身边的朋友和家人也渐渐理解街舞,支持他的工作室梦想,这一点,让他倍感欣慰。

  特写

  年轻妈妈成副队长

  1991年出生的女生彩美是Point Control街舞工作室副队长。活泼、热情的她主跳爵士。她自己不说,没人看得出她已是一个有着一岁多女儿的年轻妈妈。而她也是工作室队员中惟一一个成了家并有孩子的人。

  彩美说,以前她不敢跳舞,读中专时她在爱好跳舞的同学黄丽娴的感染下,渐渐喜欢上跳舞。但中专毕业后,她便嫁作他人妇,不久就怀孕生了个宝贝女儿。有了家庭和孩子,彩美还来不及工作,就成为了一个家庭主妇。去年六七月份,她依然在黄丽娴的鼓动下加入“Point Control街舞工作室”,主跳爵士,不久成为工作室的副队长,平时要打理工作室,还要教新人跳舞。

  “跳街舞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放松心情,在这里我觉得很快乐。”彩美说,她出来跳街舞得到了家人很大支持和鼓励——— 当她工作时,家婆和老公就负责带孩子。当她觉得烦闷时,最喜欢去的地方也是工作室。有时,她也会带着一岁半的女儿到工作室看别人跳舞。

  黄铮说,因为舞团队员有的要工作,有的要上学,大家经常时间不一致,但只要大家一有时间就喜欢往工作室跑,在那里开动音响,随着音乐起舞。每个月,队员们还会到户外广场进行集中训练。“如今,队员们已经认可了工作室这个家。”黄铮说。

  他的梦想

  用跳街舞养活队员

  工作室运营一年多来,黄铮认为取得了预期目标。“至少现在不会再有人一听说我是跳街舞的,就说‘来,给我在地上转两圈’了,而且,家人看到我们的进步与坚持,也慢慢支持我了。”黄铮说。

  如今,黄铮为了街舞工作室又有了新的梦想。“把这群人养活。”黄铮说,他想尽自己的努力让街舞工作室舞团的队员完全靠跳舞获得好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边在外工作,一边跳舞。到那时,舞团队员可以成为一名专业舞者参加演出和比赛。同时,他们也将依靠舞团的力量,通过各种形式的活动,更大力度地去宣传街舞文化。目前,黄铮正将街舞工作室注册成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按照他的设想,公司注册成功后,他就计划带领舞团走进惠阳区各中学,对喜好跳街舞的同学宣传街舞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