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梦百姓梦
老板在咖啡馆开图书漂流室 希望客人能够以书多交流
时间:2013-05-29 11:07:00  来源:东江时报
林海峰(左)和黄长松因为共同爱好,一起开了这家可以读书的北六街咖啡馆。

林海峰(左)和黄长松因为共同爱好,一起开了这家可以读书的北六街咖啡馆。

  北六街咖啡馆阅览室已成为爱书人的聚集地。

北六街咖啡馆阅览室已成为爱书人的聚集地。

  推开门,穿过小莲池,走到屋子最里面,柔和的灯光下,一间50平方米的两层阅览室让这家叫“北六街”的咖啡馆充满书香。这家店坐落在市区下埔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没有显眼的招牌,很多人都会略过。让老板“松哥”和“大胡子”自豪的,正是这两层阅览室以及7000册图书。“这是给爱书的人准备的。”他们说,这间阅览室是他们乐趣的寄托处,是他们梦想的坚持地。

  咖啡馆的副业

  辟出阅览室鼓励客人捐书

  “松哥”是朋友对黄长松的昵称,他是温柔的湖北男儿;“大胡子”这称号源自林海峰的一脸络腮胡,他是个壮实的山东汉子。两人职业相同——— 室内设计师。北六街咖啡馆是两人在两年前合伙开的,算是副业。

  在咖啡馆里开一个阅览室,是两人的共识。日常生活中,阅读是他们共同的兴趣爱好,尤其是黄长松,每个月购书费上千元。他们利用店内两层楼的墙面,摆放了各类书籍和杂志,共有7000册,门类齐全,有小说、画册等读物。这些书少数是两人从家里搬出来的,大部分是会员们拿来的。

  “欢迎拿书过来,给图书漂流的机会。”店内有个规矩:捐4本书即可成为会员,除享受价格优惠外,还可以在店内借书。每天下午到晚上,这里的阅览室总有不少人,即使不叫咖啡,也可以坐在里面静静地看书。为此,店内规定不允许打牌、玩桌游等吵闹、喧哗的活动。“对生意有一定影响,但我们想保持一种休闲安静的状态。”对于这一点,黄长松和林海峰固执地坚持。

  爱书人的交流

  靠自觉与信任让书漂流

  身为生意人,黄长松和林海峰也曾担心阅览室能坚持多久。“人与人之间,如果没有相互信任,彼此没诚意,那该多悲哀!”黄长松说,抱着这样的心态,他们经营着阅览室,花的精力比咖啡馆还要多。

  慢慢地,阅览室吸引了到店里喝咖啡的客人,不少客人拿来家里的书,加入漂流,成为阅览室里的一员。不少时候,店里看书的人比喝咖啡的人还多,“没关系,咖啡馆已经营利,我们更在意人气。”林海峰对阅览室的氛围很满意。

  “哑_异形”是咖啡馆的第一位客人,现在是两位老板的好朋友。“我喜欢这里的感觉,常常把杂志带过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他说,自己喜欢的杂志找到下一位阅读者,就好像找到知音。在阅览室的书上,有不少读者看后写下的感受,后面的阅读者会不断加字,一本书带来的感受完全不一样。

  “只要爱惜书,这样的交流就是我们的初衷。”黄长松说,阅览室甚至成了一些书友会开沙龙的地方,这让他和大胡子颇有成就感。

  新客家的交集

  不期而遇让他们恋上惠州

  “人的相遇是非常有意思的,空间可以影响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在阅览室一楼有两条间隔50厘米的长形墙面书架,书架下方,松哥有意打造沿着墙面的座位,过来取书的人不免要与座位上的人发生交集,创造不期而遇的可能。

  2002年,黄长松来到惠州。当时,惠州火车站铁轨枕木间隙还长着狗尾草,让他觉得自己被“卖”到了乡下。再后来,他爱上了这座“唱着山海经”的城市,爱上这里的闲适。也是在2002年,林海峰为爱来到惠州,不想以情殇收场,终因恋上这座城市留了下来。

  两人的相识后,惺惺相惜,一起组建了叫“青年先疯队”的QQ群。这个QQ群由几个家庭和单身朋友共同组成,常相约吃饭、喝茶、骑行、露营等。深夜里,谁在QQ群里抖出一句“明儿去看日出吧”,第二天一早,一大帮子人就聚在一个山顶上等待日出。“我们还计划去丽江、西藏,可各自家庭的孩子还小,未能成行。”林海峰笑着说。

  他们的梦想

  再建一个电影沙龙空间

  如今,北六街咖啡馆是不少惠州文艺青年的聚集地。“我们希望咖啡馆不只是营业场所,而是给大家带来健康生活方式的地方,传达积极向上的能量。”这是黄长松与林海峰达成的共识。

  他们准备把3楼也开辟成阅览室,预计这个月底就能完工。此举将能增加300多平方米面积,用于打造电影、文化沙龙空间。“不少酒吧、咖啡馆都会放映电影,我们也打算这样做,并在电影放完后进行座谈交流,我们更希望营造一个文化交流的平台。”林海峰说。

  热爱民谣的林海峰还有个想法,深圳的旧天堂书店在那么小的空间都能把音乐会做得很好,他希望北六街也能迎来专属的音乐会。

  对于店内的管理,两个人一致同意交给店长,腾出精力专注自己的设计。两人都笑称是“伪文艺青年”,“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也不会过分迎合客人的需求而改变自己,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拿出来与人分享,懂你的人自然会懂,自然会喜欢。”

  他们的外传

  1 蓄着大胡子儿子送吻怕扎

  林海峰在讲到自己刚过4周岁儿子的时候,一脸幸福。他说,儿子小时候,他早上出门前,宝贝儿子都会向他送吻。因为怕被大胡子扎,儿子常常是看看左边脸,又看看右边脸,最终选择亲额头。

  2 借着工作追到老婆

  黄长松的老婆婷姐是个气质美女,任教于市十小。她是个海南姑娘,初中时便随父母定居惠州。黄长松笑谈“精装追女仔”故事:那时婷姐家中装修,负责设计的便是他,借着装修的由头,一来二去,他既收获了事业,又抱得美人归。

  3 店中有只“哲学大猫”

  店里有只肥硕的花灰色猫咪,在店里好吃好睡,越养越圆润,特招小女生喜欢。不知道是不是耳濡目染,这只猫一身书卷气。据说,下雨天时,它总独自蹲在咖啡馆内的玻璃大门旁,带些忧郁地望着外面,像是在思考“猫生”。

  本组文字 《东江时报》记者骆国红

  本组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朱金赞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