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大小 :  小   中   大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明家庭
脱下军装军魂在 他向哨卡敬了个军礼
时间 : 2020-03-13 11:00:00   来源 : 惠州文明网

  “早上好,王医生。我这两天有点咳嗽和冒虚汗,可能是感冒了。你那里有药吗?”在雨夜里连续站岗值班了几天后,叶锦坤实在没法隐瞒,想向社区医生救助。

  2018年7月,叶锦坤入职仲恺高新区陈江街道综合执法队,成为一名普通队员。今年2月3日,叶锦坤接到单位通知,要在陈江街道万麓湖社区江安小区金湖路卡口值班坚守,参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接到命令后,他二话不说来到卡口参与夜间值守工作。

  

叶锦坤在民区内派发抗击新冠肺炎的宣传资料。 杨敬贺 摄

  值班时,他咳嗽了好几次

  由于是军人出身,身体素质比较过硬,叶锦坤主动申请值夜班,值班的时间是深夜11点到次日早上7点钟。2月中下旬,一股冷空气伴随着大暴雨在南粤大地上降临。在雨夜里连续站岗值班了几个通宵后,原本身体素质很过硬的叶锦坤,也间隔性咳嗽起来。

  叶锦坤有些心惊,这也让跟他一起参与防控的同事起了戒备——莫非是……

  “我叫同事帮我检测了好几次体温,都是在36.5-37.0度左右,幸亏没有发烧!”叶锦坤说,为了让自己和一同值守的同事放心,他便向社区医生求助,希望开些感冒药。

  “我代你向领导说明情况,叫你不要值夜班了。领导叫你休息,你就休息好后再上班,别硬撑。”得知叶锦坤的情况,社区卫生中心的医生当即建议他暂时离开岗位,先去做核酸试纸测试,然后休息几天。

  经过核酸检测是阴性。原来,是连续几天在雨夜里值夜班着凉了,感冒咳嗽。叶锦坤松了一口气。“小感冒不算什么病,我还是继续值夜班。”叶锦坤说,总不能遇到点困难就撂担子,医生要求他休息或转白天岗位的事情,也被他婉拒了。

  “在部队时,我去过汶川救援,现在国家有困难,疫情还没结束,我想站到最后一班岗。”叶锦坤坚定地说。

  

叶锦坤在卡口为居民检查体温。杨敬贺 摄

  小儿子的眼睛受了伤

  “滴滴”两声,正在值班的叶锦坤低头看了一下手机,妻子给他发来了一张照片——才一岁多的小儿子,左眼皮处划伤,留了不少血。心急如焚的叶锦坤连忙打电话回去,了解清楚情况:孩子在老家惠东,由于疫情的原因,让家人不敢随便出门,情况比较紧急。

  叶锦坤不吭声地坚持到下班时间。值班领导获悉后,要求叶锦坤赶紧回家协助处理。陈江街道综合执法队相关负责人说,“他小儿子眼皮那缝了两针。一处理完毕,他马上又赶回来了继续按时值班,也不陪一下孩子。”

  3月6日,叶锦坤接到命令要返回执法队接受新的工作安排。临行前,他表示要慎终如始,站好最后一班岗。最后一班岗的晚上,叶锦坤怀着不舍的心情以军人的仪式向江安小区卡口深情告别,向党旗飘扬的值勤卡口敬了一个标准军礼,这个过程,被一同值班的同事录了下来。“这只是一种习惯,也是我对值勤岗位的敬畏。”叶锦坤很平淡地说。

  “叶锦坤是2006年12月参军入伍,退伍时被评为‘优秀士兵’。穿上军装是军人,脱下军装有军魂。虽然转变了工作岗位,却和所有退伍的军人一样在军营的大熔炉里练就了一份初心。”陈江街道综合执法队相关负责人说这份初心是“退役不退志、退伍不褪色”的忠诚担当。

  截至目前,陈江街道万麓湖社区江安小区无一例确诊、疑似病例,他们在小区卡口的坚守,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有力保障。(惠州报业全媒体记者 杨敬贺 林丽娟 魏怡兰 通讯员陈江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