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惠人惠语
寻找“年味”
时间:2018-12-25 09:53:00  来源:惠州文明网

  走在街头,丝丝凉风袭来,和煦的阳光就在头顶,广东的冬天,温暖如春,令人惬意!不知什么时候西湖边上已经悄悄地装点上了彩灯,各式花灯沿着环城西路曲曲弯弯在湖边一字排开。

  是的,快过年了。我才想起难怪这些天市场里、小巷外卖糖环、油角、蛋散一应传统年货的档口渐渐多了,从北方来的沿街推着卖桂花糕、藕片糕的小车也来了。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了,空气里弥漫着暖融融的让人闲适的味道!那就是“年”的味道吗?

  接了孩子在回家路上,孩子忙不迭地说“妈妈,就快要考试了!真不敢相信,这么快就要过年了!”是啊,很快就要过年了。街上川流不息的汽车、行色匆匆的路人,连孩子都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我一时发怔,恍惚中,妈妈忙碌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那时在四川老家,冬天可真冷,手都冻得红红的,每天都有安排好的功夫要做。通常是在下班后吃完饭收拾好厨房,妈妈便开始忙乎了。最先准备的是腊肠、腊肉,调配好适量的盐、辣椒、花椒和米酒,放在大大的土钵子里腌制好,就可以开始灌入肠,一节节做成香肠。然后是要做醪糟,过年煮汤圆吃,醪糟是必不可少的好伴侣。醪糟是要保持在适度温暖的环境下才利于酒曲发酵酿酒,四川较冷,必须得里里外外围得严严实实才可,等到过了24小时,便开始闻到淡淡的酒香,再过12小时,醪糟便做好了。就这样,做香肠、醪糟,发红豆腐,石磨磨汤圆,熏腊肠、腊肉,炒花生、蚕豆,腊月里日子一天天过,年也就跟着到了。

  “妈妈,什么是过年?”女儿的问话打断了我的回忆。“我以前肯定也这样问过外婆,”我笑着说,“妈妈小时候,过年印象中就是离不开各种美食。如今,过年就是勤勤恳恳工作了一年,到了农历新年,家人团聚在一起守岁,期盼明年更好!”

  看看外面工地拉的横幅、公司里的展示牌、地铁和城轨站台的公共宣传,都那么醒目而振奋人心:

  奋战最后一个月,迎接新年!

  过年就是这样一个当口,你站在这个特定的时间节点,回顾过去,也许有失败的沮丧、也许有成功的喜悦;也许遇到了你一直苦苦寻觅的爱人,也许相交多年的朋友离你而去;也许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也许收获了毫无预期的成果……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不是吗?新的一年就要来了,辞旧迎新、万象更新、气象万千,明天会更好!

  在我们这个时代,年不是一个怪兽,年是一个归零重新启动的契机,年是一轮滚滚向前飞驰不停的车轮,年是地球周而复始围绕着太阳转的一圈!

  年给了我们思考,给了我们力量;年,组成了我们的生命,年,帮我们梳理生命中的不完美:岁月中我们总是有那么一些遗憾,脸上多出的斑纹、不该乱发的脾气、不应该出现的失误。但正是这些不完美,正是这些遗憾,才是真实的生命,岁月在脸上写下了痕迹,在脚步中留下了磨炼,但带给人们不断的回忆与思索。

  年给了一个家族新的期盼,年给了一个国家新的起点,看着老爸早早准备好挂回老宅子的那副春联:“喜看三春花千树 笑饮丰年酒一杯”那个似乎遍寻不至的年,不就在每个人心中那永不停息的美好企盼中吗?(邱宇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