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大小 :  小   中   大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2021专题 > 就地过年暖在身边
惠州:雄踞岭东连海陆 勇立潮头唱大风
时间 : 2021-02-12 09:48:00   来源 : 惠州文明网

  5000年文明史、2200多年建制史、1400多年建城史和1000年得名史,这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惠州厚重的家底。

  根据考古发现,在5000年前,惠州地区就有人类活动。这些土著初民为东江河畔带来了人类文明的曙光,特别是传说中的缚娄古国,为惠州先秦时期的文明增添了一道亮色。两晋以来,惠州更是人文气息浓厚绵延、文化教育长盛不衰,葛洪在罗浮山行医炼丹、建庵著述,开一邦风化。

  公元590年,隋开皇十年,隋文帝派东莱郡公王景持节巡抚岭南,百越皆服,于是在惠州梌山(今惠城区中山公园一带)设立循州总管府,这是惠州建城之始。当时整个广东仅设广州、循州两个总管府,循州总管府成为粤东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

  循州建置历经300多年后,至五代南汉乾亨元年(公元917年),改循州为祯州。

  宋咸平三年,公元1000年,北宋名相陈尧佐任潮州通判权知惠州,建野吏亭并对惠州的湖光山色多有题咏,祯州一名已小有名气。

  1020年,宋真宗获悉岭南祯州与太子撞名,按照避讳惯例,将祯州改称惠州,惠州一名从此出现在中国版图。

  为什么要用“惠”来代替“祯”呢?这可能源于一场美丽的误会。

  “古时州县大多以当地山川命名,当时以循江(今东江)命名的循州已给龙川,故祯州更名时只好用淮水(今西枝江)命名。”在惠州市岭东文史研究所副所长何志成看来,西枝江古称“怀水”,后又谐称“淮水”,当时的祯州知州是个外地人,“淮水”发音成了“惠水”,就用“惠州”上报户部,最后入了宋真宗赵恒的法眼。

州古城历史上曾因拥有7座坚固城门楼而被兵家誉为东江要塞,朝京门被称为“惠州天堑”。图片来源:惠州日报记者杨建业 

  标名

  与宝藏皇帝的故事

  很多惠州人还不知道,宋仁宗与惠州关系非常,仅文教方面就给惠州带来了无穷裨益。这位宝藏皇帝与惠州之间有着不得不说的故事。

  给惠州改名的宋真宗赵恒,曾写有著名的《励学篇》诗歌,劝诫儿子赵祯和广大臣民好好读书。“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佳句成为古代读书人的心灵鸡汤。

  赵祯接过大宋江山后,知道自己写诗写不过父亲,于是大力改革科举制,具体做法有并多科为一科,使考试科目简单化;确定科举考试每三年一次;考试分州试、省试、殿试三级,特别是殿试,把省试合格的考生变为“天子门生”,为朝廷储备人才。

  赵祯即位第二年,出现了“千年最厉害科举榜”。榜单上有“唐宋八大家”中的苏轼、苏辙和曾巩,还有“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的理学创始人张载,以及宋代理学奠基者程颢,还有王安石变法的核心人物吕惠卿、章惇等。

  这串闪亮的名单中,惠州人最熟悉、与惠州关系最大的,是苏轼。宋绍圣元年,1094年,苏轼被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安置”,寓居惠州两年零七个月。

  在惠州的东坡先生,不仅在惠州西湖把酒高歌留下千古佳话,更留下为民造福的诸多善举。他写下诗文无数,题咏惠州风物,惠州由此声名远扬,饮誉四海。

  此后,杨万里、刘克庄、文天祥等一批名宦重臣、文人学者相继踏足惠州,为惠州留下了珍贵的精神财富,构成了惠州文化的独特内涵。

  翻阅清代《惠州府志》可以发现,唐代惠州地区出了3名进士,宋代进士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共出了54名进士,是惠州历史上中进士最多的朝代,比明朝44人还多10人。

  这说明,千年前惠州得名这个时间节点和宋仁宗赵祯改革科举制度以来,惠州大力发展教育,兴建书院,为惠州人才培养和文化传承起了重要作用。

  盛名

  岭东雄郡开新境

  明代,惠州府衙门前建有石牌坊,两边分别书有“岭东雄郡、梁化旧邦”八个大字,堪称惠州历史地位的“八字真言”。

  明清时期,惠州军事重镇的城市功能日益凸显。1370年,明洪武三年,惠州知府万迪率军民在北宋惠州府城的基础上扩筑城墙。15年后,为抵御外侵,明太祖派花都司到惠州平海建造城池,后设立守御千户所,隶属惠州卫,平海成为海防军事重镇。

  清代,惠州的版图空前,地位再提升。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惠州府辖归善、博罗、海丰、河源、龙川、兴宁、长乐、和平、永安、长宁10县及连平州。1662年(清康熙元年),广东提督府移驻惠州,拱卫省城。

  至近现代,惠州军事地位更显重要,因其易守难攻,而有“南中国第一天险”之称。辛亥革命前,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将惠州视作革命活动的重要基地之一。在他领导的十次武装起义中,三洲田起义和七女湖起义发生在惠州,其中的三洲田起义,史称惠州起义、庚子首义,是孙中山领导和打响的反清革命第一枪,推动了中国民主革命向前发展。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由惠州大亚湾登陆入侵华南,占领惠州、广州、香港。期间,日军四进惠州城,大肆屠杀惠州人民。惠州人民不畏强暴,奋起还击,曾生、王作尧领导名震中外的东江纵队,开创了华南抗日根据地。

  新中国成立后,惠州行政区划及其隶属多次调整。1970年10月改称惠阳地区,下辖县级惠州市和惠阳、东莞、宝安、博罗、惠东、海丰、河源、紫金、龙川、连平、和平、龙门、增城13个县。1979年,深圳从惠阳地区行政区域分割出来,惠州为深圳特区的设立作出了特殊贡献。1988年,伴随改革开放的澎湃春潮,经国务院批准,撤销惠阳地区,改为地级市惠州市。从此,惠州的社会经济等方面建设协同并进,走出了一条跨越式发展之路。

  穿越千年岁月,仙人木鹅的传说伴着缚娄古国飘来的云烟,还有苏东坡在西湖留下的故事,依旧在这个古城飘荡。东江边的古码头早已改变模样,当年的木船已然不见踪影,一艘艘油轮在南海之滨、大亚湾之畔扬帆远行。

  从宋代的“远恶军州”到明代的“岭东雄郡”,从清代的“华南锁钥”到民国的“革命名城”,再到如今朝着国内一流城市的目标奋力前行,一千年的历史演进,让惠州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边陲之地,演变成在海内外享有较高知名度的现代化城市,成为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城市群中的一员。

  阔步迈进新时代,岭东雄郡竞一流。经历千年演进后,惠州继续传承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文脉,擦亮“岭东雄郡”城市品牌,紧抓“双区驱动”重大历史机遇,朝着国内一流城市的目标继续奋力前行,再铸辉煌。

  历史链接

  岭东雄郡沿革

  惠州地处五岭之东,故有“岭东”之称。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称惠州“东接长汀,北连赣岭,控潮梅之襟要,壮广南之辅扆,大海横陈,群山拥后”,把惠州“粤东门户”的战略地位阐述得极为精辟透彻。

  明清时期的惠州称“岭东雄郡”,惠州一旦失守,广州立马无险可守,必定失陷。明弘治年间岭东兵备道陶鲁视察惠州城时,认为惠州“郡城三面滨江,一面临湖以为险”,意识到惠州西湖是拱卫省城的关键,说“向使此壤不湖,万兵可屯,为受敌之地”。

  清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清朝叛将李定国在广东攻城略地,郑成功又以台湾为“东都”出兵广东沿海,广东军务日益紧张。为有效控制战局,清廷“命广东提督驻扎惠州府”,加强和协调广州东部地区军事海防力量,节制全省水陆军事。

  历史证明,清廷让惠州成为广东提督驻地是明智之举。清初时期清军与郑成功势力的反复拉锯,基本上都发生在惠州辖境,直至康熙十六年(公元1678年)才由清军平定战局。

  嘉庆十五年(公元1810年),清廷将原属广东提督的水师析出,添设广东水师提督一员,驻扎虎门。此后广东提督更名“广东陆路提督”,节制全省陆路各镇军事。道光年间惠州知府江国霖赞曰:“国家定制,以陆路军门驻扎郡城,自岭以东锁钥寄焉。”

  (惠州日报记者 侯县军)